《我的抗战》第二集 :八百孤军


blueski推荐 [2011-4-18]
出处:《我的抗战》
作者:崔永元
 

淞沪抗战,中日首次决战,日本没能实现三个月灭华的狂言。中国军队撤出上海后,还有四百多人没有撤出,他们就是传说中的“八百壮士”。这些孤军的抵抗,成为全中国的精神支柱。但是他们的命运却极其波折悲壮。先是团长被刺,后又成为战俘,甚至一些壮士被运往遥远的巴布亚新几内亚做苦力。本片中,几位幸存的“壮士”讲述了自己的故事。节目还没有播出,主讲人们相继去世,现仅在世一人,他也是全国幸存的惟一的“八百壮士”。

  编导手记:

  编导:张冬

  对于王文川来说,历史是一条长河!

  河那边,1937年的炮火声犹在,困守四行仓库的数百条汉子决心一死;

  河这边,北京二环路一栋破旧的房子里,呜咽的口琴声断断续续,行将就木的老人只剩下一个孤独的背影。

  如果把两种声音做一个诠释,那这交织在一起的旋律就是一段跨越70年的交响曲。

  这声音让我变得沉默。

  人生总有荒谬之处,活着并不意味着幸运,死去也不仅仅只是悲剧。

  从在坚守四行的第一刻起,“八百壮士”们就抱定了血战一死的决心。团长曾在四行仓库的墙壁前,用一根木炭留下了自己的遗书:我们是中华民族的子孙,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我们存在一天,决与倭寇拼命到底。

  这一刻,他们无惧无畏!

  然而,命运给他们的人生开了一个残酷的玩笑:他们活下来了。

  我固执的认为,如果这一刻他们战死了,那他们将是一群勇敢的人!如果他们选择活下去,那么他们将是一群伟大的人。因为他们每个人都知道,活下去的屈辱与艰难。勇敢与伟大,在这一刻需要更多的勇气做出决断。

  作为“八百壮士”中的一员,王文川和他的战友们一直在坚持活着。在1937年的炮火中坚持;在孤军营与日军的抗争中坚持;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的荒岛上坚持;甚至在解放后的新社会里、在文革的热潮中、在开放后的人情世故下,坚持,然后一个个的离去,又一个个的被遗忘。

  这是个让人难以面对的事实,却又如此的清晰可见。

  王文川一直在隐瞒,隐瞒自己的身份,隐瞒过去的历史,甚至是面对自己的子女。他沉默寡言,脾气古怪,性格暴躁不近人情。

  为什么?

  我一直在寻找这个答案,王文川的长子王家宾也在寻找。当王家宾搀扶着自己年迈的父亲再次回到四行仓库时,哭倒在团长谢晋元雕像前的父亲已经告诉了他答案。而即便是了解了“八百孤军”的前前后后,我依然没有找到答案。

  在节目即将完成的时候,2009年12月7日凌晨2点30分,王文川带着他的口琴声,带着对老团长谢晋元的无比思念,带着将近七十年的永恒记忆,带着再去四行仓库的最后愿望,永远的告别了。
我知道我一定会听到这个消息!但这一刻我并不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