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文化渗透?何必讳言孔子学院是"软实力"


blueski推荐 [2009-6-30]
出处:中新社发
作者:李鹏
 

 

     6月22日,在保加利亚首都索非亚,保加利亚议会保中友好小组主席斯托伊洛夫(左一)和中国驻保大使于振起(右一)为索非亚孔子学院揭牌。当天,索非亚孔子学院在索非亚大学东方语言中心举行了开院典礼。截至目前,全球已启动孔子学院(课堂)156所,它们分布在54个国家和地区,成为各国人士学习汉语言文化、了解当代中国的重要场所。此外,世界各地还有205个机构提出了举办孔子学院的申请。 (新华社记者杨习英摄)
    日前,从国家汉语办传来中国已经在54个国家和地区创办了156所孔子学院的好消息。孔子学院在海外的发展态势虽是不错,但却是“软实力”碰到“硬钉子”,需要重新确立办学方针和调整前进步伐。

    5月28日,加拿大情报机构指称孔子学院是中国对西方进行“软实力”渗透的工具,甚至诬蔑其是对西方人进行“洗脑”的机构因而严加监控,从而在世界上激起了轩然大波。迄今为止,中国的多数媒体评论几乎异口同声咬定孔子学院仅仅是“中文教学机构”而不是什么“软实力”,孔子也不是什么“文化渗透高手”。笔者以为,这样的辩白近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语言不仅是思维的工具和交流的手段,也是一种文化理念甚至是价值观念的天然载体。一个国家或民族,可以通过自己的语言传达自己的文化信息和扩大自己的文化影响,进而提升自己的“软实力”,这既是个简单的道理,也是个不争的事实。所以意大利思想家马志尼曾明确说:“凡是说意大利语的地方,就是意大利人的家园。”

    明乎此,就不难理解为什么都德《最后一课》里的德国人强迫法国人学德语,而日本侵占台湾后也要强迫台湾同胞学日语。坦率地说,法国的法语联盟、德国的歌德学院、西班牙的塞万提斯学院等,虽然主观上未必想过但客观上必然会提升自己的“软实力”。踵蹑孔子学院之后的韩国世宗学院和日本日语中心,也无不是看到了语言背后的“软实力”效益。

    印度也在酝酿创办自己的语言传播机构“甘地学院”,似乎是落后了已付诸行动的中日韩半拍,但事实上印度正另辟新径提升自己的“软实力”。61届联合国大会于6月15日通过决议,将今后每年的10月2日,即印度圣雄甘地的诞辰,定为“国际非暴力日”,无疑为“甘地学院”的创办和崛起创造了良好的舆论环境。

    有人曾问为什么美国不创办“华盛顿学院”或“惠特曼学院”?很简单,因为大可不必,因为全世界都对英语趋之若鹜,因为美国的影视文化和餐饮文化无处不在,因为美国已经构建了无形而又强大的“软实力”,天下无人可与匹敌。如果说美国还有点担心的话,就是其他国家特别是中国“软实力”的崛起,是否会威胁到美国的利益。

    各国的“软实力”之争虽然比较激烈,但却值得庆贺,因为这远胜于以军事实力为基础的“硬实力”之争。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必讳言孔子学院是中国的“软实力”,而是应考虑如何既推进孔子学院的发展,又降低他国的疑虑和恐惧。在这里,两千多年前孔子本人或儒家的思想再次给我们以有益的启迪:

    其一,礼闻来学,不闻往教(《礼记·曲礼》)。孔子学院的迅猛发展,得益于中国经济实力的提升和国际地位的提高,得益于世界迫切了解中国的需要。创办孔子学院,与其主动出击,不如被动接受邀请,这是基本原则。此外,与其只在海外创办,不如海内外并举,在中国也创办若干孔子学院,接收和培训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学生。

    其二,文质彬彬,然后君子(《论语·雍也》)。如果说语言文字是“文”,那么其背后的文化理念和价值观念就是“质”。孔子学院应在教材里和教学中适当加大中国历史文化传统的所占比重,把平易近人的孔子和崇尚和谐的中国文化理直气壮地展现在世人面前,使学习者不但能掌握中国文化的“文”,也能了解并亲近中国文化的“质”。

    其三,内省不疚,何忧何惧(《论语·颜渊》)。孔子学院虽能提升中国的“软实力”,但绝不是什么“文化渗透”,更不是什么“洗脑机构”。否则,中国有3亿人、世界有20亿人学英文,又算什么呢?我们无须为海外某些势力的类似指责而大惊小怪,而是应做大做好孔子学院,以实际行动证明孔子学院乃至中国文化的温和性。

    总之,我们不必讳言孔子学院是中国的“软实力”,关键在于孔子学院参与全球“软实力”之争时必须做到“君子之争”,正如孔子所说:君子无所争,其争也君子。

    此外,韩日印学习中国创办语言教学机构,我们何不也学习下印度推动联合国把甘地诞辰作为“国际非暴力日”的经验,推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把孔子诞辰作为“世界教师节”?

   
2006年10月25日上午,访英的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为伦敦商务孔子学院揭牌。图为贾庆林和伦敦经济学院院长霍华德·戴维斯在揭牌。伦敦商务孔子学院是全球第一家商务孔子学院,由伦敦经济学院和清华大学共建。